最新公告:
萧县法院祝全县人民新春快乐
 

实名制后不应以倒票论代购

发布日期:2013-1-29   浏览:3206   字号:
来源:法制网 2013-01-19日讯
铁路运输体制改革的目标就是要彻底地打破垄断格局,迫使铁路运输部门开放自己的车票销售系统,让更多的市场主体通过竞争发现价格,通过竞争减少直至取消有关手续费用
》》一方观点:  
乔新生:实名制后不应以倒票论代购
  春运期间票贩子盛行,一些地方铁路公安机关重拳出击,集中打击票贩子倒卖车票行为。然而,地方铁路公安机关在执法的过程中,出现了许多值得讨论的法律问题。部分地方铁路公安机关把代理购买火车票的行为视为倒卖车票犯罪行为,将当事人刑事拘留,混淆了民事代理与犯罪行为的界限。还有一些地方铁路公安机关将那些为他人排队买票收取手续费或者辛苦费的行为,视为投机倒把行为,将当事人劳动教养。所有这些都说明,铁路公安机关在打击票贩子的过程中,尚未真正理解我国现行的法律体系,对铁路运输系统实行实名制之后购买火车票行为的性质缺乏正确的认识。
  当初之所以实行实名制,其目的就是要整顿车票市场秩序,充分维护消费者的利益。实行实名制之后不可能解决供需矛盾问题,但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少销售环节出现的违法犯罪问题。过去票贩子之所以能够获取暴利,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火车票没有实行实名制。票贩子可以提前购买火车票囤积居奇。实行实名制之后,票贩子购买火车票就必须首先办理委托手续,换句话说,必须首先接受消费者的委托,获得身份证号码,然后才能通过正当的途径或者非法的途径购买火车票。如果消费者将自己的身份证号码告诉票贩子,委托他们代为购买火车票,那么,在法律上就构成民事代理行为,这种代理行为受法律保护。不管当事人是否约定可以获得报酬,也不管委托人是否具有经营资格,购买火车票的代理行为在法律上都是有效的。
  按照我国刑法的规定,倒卖车船票情节严重的构成犯罪。这是在计划经济时期我国刑法特有的规定。这项规定的最大特点就在于,把购买火车票转手出让的行为视为投机倒把行为,通过打击高价倒卖火车票的行为,整顿铁路市场运输秩序,维护铁路部门的垄断利益。实行实名制之后,票贩子购买火车票必须首先接受消费者的委托,因此,其行为的性质已经发生了实质性的变化,传统意义上的倒买倒卖投机倒把行为,已经变成了民事代理行为,票贩子不是以自己的名义购买火车票,而是以消费者的名义购买火车票,如果消费者不告知自己的身份证号码,那么,票贩子购买火车票的行为就变得毫无意义。现在一些地方火车站,并没有严格按照车票实名制的要求查验消费者的身份证号码,这就使得票贩子有机可乘,他们利用火车站管理的漏洞,以虚拟的身份证号码购买火车票,并且转手出让给消费者。解决这个问题的根本办法就在于严格按照车票实名制的规定,切实维护消费者的正当利益。如果把票贩子接受委托代理的行为看作是一种犯罪行为,那么,就背离了我国刑法关于倒卖火车票犯罪的立法初衷,而且不利于从根本上维护消费者的利益。一些消费者之所以通过代理人购买火车票,是因为火车票销售环节存在严重问题,无论是电话订票还是互联网络订票都极为不便,一些外出务工人员无法通过互联网络或者电话订票系统购买火车票,他们只能求助于互联网络的经营者或者使用者,并且向他们支付必要的代理费用。
  解决现实生活中存在的订票难问题,必须从提高铁路运输部门的服务质量入手,增加有关销售网点,进一步提高销售环节的透明度,充分满足消费者的知情权和公平交易权。如果不考虑现实需求,为了维护铁路运输部门的既得利益,加大打击票贩子的力度,那么,很可能会导致一些消费者的利益受到严重损害。
  现在飞机、公路等运输系统早已建立了完善的销售网络,无论是购买飞机票还是购买长途汽车票,都不需要支付手续费或者代理费。可是,铁路运输系统建立自己的车票销售网络之后,沿用数十年的铁路车票销售手续费始终存在。可以设想,如果铁路运输系统开放网络销售系统,所有的互联网络经营者和使用者都可以通过互联网络提供服务,那么,票贩子就没有了生存的空间。打击票贩子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我国铁路车票销售中存在的问题,相反地,还会让业已存在的问题继续存在下去。
  部分学者认为,从市场经济发展的基本规律分析,应当鼓励铁路车票代理行为,允许个人或者单位从事铁路车票的代理销售活动。但是,从法律的角度来分析,这样做可能会涉及非法经营,情节严重的还会构成非法经营罪。在我国,非法经营罪是一个非常独特的罪名,它脱胎于我国的投机倒把犯罪,是一个维护传统计划经济体系的罪名。按照刑法的规定,不具有专卖专营资格从事专卖专营服务的行为、非法买卖进出口许可证、进出口原产地证明的行为属于非法经营行为,情节严重的可以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
  正如人们所知道的那样,确立市场经济体制之后,商品专卖专营的范围已经大幅度地缩小,进出口许可制度已经发生了实质性的改变,我国工商行政登记机关彻底改变了企业注册登记规范,企业虽未取得有关经营资格,但只要在经营之前提出申请,凡是符合条件的都可以获得批准。这是我国市场经济发展的必然结果,也是我国行政体制改革的具体表现。现在非法经营罪的适用范围已经受到了严格的限制,公安机关不能动辄以非法经营对市场主体采取强制措施。
  从倒卖火车票的行为性质来看,由于铁路运输系统长期实行垄断经营,严格控制铁路车票销售网点,结果导致我国车票购买难的现象长期存在。铁路运输体制改革的目标就是要彻底地打破这种垄断格局,迫使铁路运输部门开放自己的车票销售系统,让更多的市场主体通过竞争发现价格,通过竞争减少直至取消有关手续费用。现在,除了国家法律和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之外,几乎所有行业都已经取消了市场准入门槛。
  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中国的经济体制已经发生了深刻变革,可是,一些传统落后的执法意识依然存在。诞生于上个世纪90年代的刑法的某些内容已经不适应我国市场经济发展的需要,其中“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的很多内容早已通过刑法修正案加以修改,那些尚未被修改的内容也已经因为市场经济的发展需要而被注入了新的内容。执法机关在处理违法犯罪案件的时候,需要了解我国刑法所调整的社会关系,特别是不断发展变化着的市场经济关系,真正从维护公民的合法利益出发,严格按照以人为本的原则处理问题。万万不可因循守旧,方枘圆凿,以不合时宜的方式处理案件。
  我国民用航空和公路运输销售系统之所以很少出现票贩子,根本原因就在于,我国民用航空和公路运输系统建立了非常完善的销售网络,票贩子没有立足之地。铁路运输部门应当深刻反省,及时改进自己的服务,真正从维护消费者的利益出发,逐步取消车票销售网点的手续费,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进一步挤压票贩子生存的空间,也只有这样,才能从根本上维护我国铁路运输市场秩序。
》》对立观点: 
烨泉:专营的火车票不能随意代购
  从2012年11月起,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一对新婚夫妻,利用开网店的便利,在网上替附近外来务工人员订购火车票,收取每张10元的手续费,近日被铁路警方以“黑票点”查处,夫妻二人被刑拘。一些购到火车票的外来务工人们为这对夫妻叫冤、打抱不平,称“10块钱手续费能帮我们买到票已经很好了,怎么还被刑拘了”(1月15日新华网)。
  不仅是托他们购票的外来务工人们为这对小夫妻喊冤,这个案子一经报道,很多旁观者也开始为他们喊冤了,认为我们的规定不合理,不人性化云云。真的如此吗?我们不妨仔细分析一下。
  先看一下处罚倒票行为的法律依据。春运期间,公安机关处理非法倒卖火车票问题的法律依据主要是最高人民法院在1999年公布的关于审理倒卖车票刑事案件有关问题的司法解释。司法解释规定,只要具备高价、变相加价倒卖车票的行为,并符合票面价值5000元以上或非法获利2000元以上要求,就构成“倒卖车票情节严重”,将被处以刑事处罚。这对小夫妻的“倒票”行为显然远远高出了起刑点。
  倒卖火车票这个行为是归于非法经营罪这个刑法罪名之下的,非法经营是指“未经许可经营专营、专卖物品或其他限制买卖的物品”。在我国现阶段,特别是在春运这个特殊的时间节点上,火车票当然是属于未经许可不能经营的专营商品,否则为什么会设专售点,而手续费都有明确规定呢?如果谁都可以经营那放开了不就行了吗?所以,加价倒卖火车票肯定是违法的。
  再看这对小夫妻的具体情况。和所有替这对小夫妻喊冤的人一样,我们相信他们是“犯错”而不是“犯罪”,因为以他们的年龄和社会经验,他们可能确实没意识到火车票是专营产品。产生这种误会的原因是近来铁路部门推行的网上购票制度,网上购票降低了购票的门槛,也使一些人误以为可以通过加价的方式经营火车票的代购业务。就像这对小夫妻认为的那样,开网店合法,那网上代购火车票当然也合法。但是孰不知,失之毫厘,谬以千里,火车票不是一般的商品,这种商品的特殊性就决定了合法与非法的差别,一件普通的童装可以加价销售,而火车票是不能随便加价销售的。
  当然,从这对小夫妻只加价10元销售可以看到,他们主观上的确没有犯罪的恶意,只是不懂法。根据刑法的有关规定,非法经营罪特别强调了主观故意性,行为人必须具有牟取非法利润的目的才能定罪,如果行为人没有主观故意,就不构成非法经营罪。当然他们的行为是不是构成犯罪,应当由法院来认定。但是,他们的行为肯定构成了非法经营,处以行政处罚还是应该的。而且在春运的特殊时期,这种非法经营行为也容易扰乱市场秩序,这也就是公安机关对他们进行刑拘的原因。事实上,如果真的按非法经营罪论处,那这对小夫妻至少要被处以二年以上的有期徒刑,五倍以下的罚金。
  那些为这对小夫妻喊冤的人,之所以认为他们冤,一是认为他们加价不多,但加价不多不代表他们的行为是合法的,只能说明他们没有主观恶意;二是认为网上购票,很多农民工不会用网,他们这样是帮助了那些农民工。这个看法也很不正常。很多春运期间买不到票又急于回家的人都有这样的想法,只要能买到票,“黄牛”们加多少钱都情愿,但是这种把“黄牛”当成救命稻草的心理并不能让“黄牛”们从罪人变成圣人。与“黄牛”们相比,这对小夫妻当然“仁慈”得多,但这种“仁慈”并不能改变事情的性质,只不过是五十步与百步之差。
  现在一些人在看待某些具体问题的时候,总认为法律是不合理的,总认为法律是可以随便按个人的心意改变的。有人把这种情况归结为法理与情理的冲突,但事实上,这不是。这是法律的普遍性与问题的个别性之间的冲突,法律从来只规定普遍的问题,而不可能照顾到每个具体的问题,因为某一个具体的问题就认为法律规定错了,应该修改,其实是我们自身认识的狭隘性造成的。所以,那些指责法律规定的人不如先把法律搞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