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萧县法院祝全县人民新春快乐
 

农村建房提供劳务者受害赔偿责任的分担【陆波、朱宁】

发布日期:2016-7-1   浏览:3724   字号:

一、案情简介
   被告张某为自行组建的农村建筑队领班,无建筑行业资质。2016年3月,被告张某承包了被告陈某的二层楼房建筑工程,3月5日6时许,原告罗某搅拌好灰浆后自行往楼上运送﹙按雇主安排,罗某只负责搅拌灰浆。﹚,因操作机械不当从二楼坠地摔伤,住院治疗39天,支付医疗费55959.25元。原告出院后,伤经司法鉴定为肋骨骨折八级伤残,肺部损伤十级伤残。被告张某已先行垫付给原告罗某医疗费等39300元。原告起诉要求被告赔偿因本次事故造成的经济损失128172.45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二、争议焦点
   1、原告罗某和被告张某各应承担多大责任;
 2、被告陈某是否应承担赔偿责任。
三、法院判决
   原告罗某在本次事故中受伤,其造成的经济损失依法核准为 153365.45元。因本案中原告罗某在被告张某私人筹建的建筑队打工,原告罗某和被告张某已形成雇佣劳动关系。被告张某作为雇主,应负有安全保护和劳动保护的职责,被告张某在施工过程中,没有尽到职责,致原告罗某摔伤,其应承担50%的赔偿责任,即76682.73元;又因被告张某已先行垫付医疗费等39300元,被告张某还应赔偿原告罗某37382.73元。原告罗某要求被告陈某承担赔偿责任,因被告陈某和被告张某为承揽合同的定作人和承揽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规定:“承揽人在完成工作过程中对第三人造成损害或者造成自身损害的,定作人不承担赔偿责任”。被告张某无相应的建筑资质,被告陈某自建低层住宅是否需要有建筑资质的建筑队承建,法律没有强制性规定。被告陈某选择被告张某为承揽人建房,无选择上的过失,也没有指使被告张某违规施工,因此,被告陈某并无过错,故对原告要求被告陈某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无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但因被告陈某为此项工程的受益人,对原告罗某因伤造成的经济损失,给予6000元的经济补偿较妥。又因原告罗某在从事雇佣活动中,超出了雇主安排的工作范围,且在提升沙浆时操作机械失误,存在过错,其应自行承担相应的责任。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五条第一款第(六)项、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六条、第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被告张某赔偿原告罗某因本次事故造成的经济损失37382.73元;被告陈某补偿给原告罗某6000元。法院判决后,原、被告双方均未提起上诉。
四、法官后语
   被告张某为自行筹建的农村建筑队领班,无相应的建筑资质。原告罗某为被告张某的雇员,本案中确认原告罗某和被告张某为个人劳务关系。被告陈某为发包方户主(房主),被告张某和被告陈某为承揽关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伤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责任。本案中原告罗某因超出了其从事劳务的工作范围,且在从事劳务过程中存在过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六条规定: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因此,本案判决原告罗某自行承担50%的责任,不违反相关法律规定。原告罗某虽然超出了雇主的受权范围,但其表现形式是履行职务或者与履行职务有内在的联系,应当认定为“从事雇佣活动”。因此,被告张某作为雇主,没有尽到安全保护责任,亦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被告陈某将自建住房发包给无建筑资质的被告张某,因其自建农村住房为二层,没有违反“建设部关于加强村镇建设工程质量安全管理若干规定”的要求,且被告陈某选择被告张某自建低层住房,无选择上的过失,也没有指使被告张某违规施工,因此,被告陈某并无过错,不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但因被告陈某为此项工程的受益人,对原告罗某因伤造成的经济损失,给予适当的补偿较妥。
    一份合格的判决书,只有做到“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严格把握法官的自由裁量权,才能使判决达到胜败皆服,案结事了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