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萧县法院祝全县人民新春快乐
 

触电人身损害赔偿案件中的责任划分【刘欣、陆波】

发布日期:2016-7-1   浏览:3986   字号:

 一、案情简介
    被告李某在为案外人赵某家接电时,原告王某因家里急需用电,到赵某家借电线未果,在回家途中,见到通往赵某家的电线放在地上,便去用手触摸,致其触电受伤,被送往徐州仁慈医院住院治疗2天,支付医疗费2811.10元,后转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九七医院继续治疗145天,支付医疗费35094.24元。王某出院后,经鉴定为双手损伤八级伤残。后因赔偿问题,原、被告双方未达成调解协议,为此,原告请求判令被告某供电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供电公司﹚及某电力维修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电力公司﹚及被告李某连带赔偿141426.84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等 。
另:被告李某在事故发生前给案外人赵某所接线路已通电,线路沿途没有设置警示标志,亦未采取任何保护措施。王某擅自触摸通电的线路被触伤。李某为电力公司的雇员并签订了农电劳动合同书。
二、争议焦点
  1、本案如何划分责任比例。
  2、王某的赔偿范围及标准。
  3、共电公司及电力公司是否应承担赔偿责任。
三、法院判决
    公民的身体健康权受法律的保护。原告王某在本次事故中受伤,其造成的经济损失应依法得到赔偿,赔偿的范围及标准核定为:医疗费37905.34元、护理费14332.50元、营养费36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4410元、误工费11250元、伤残赔偿金48588元、鉴定费2000元、交通费1600元,合计123685.84元。因王某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其擅自触摸不知是否通电的电线,自身存在重大过错,应承担60%的责任,即74211.5元;李某作为农电工,在使用电线时没有尽到安全义务,亦没有在通电线路附近设置警示标志,其应承担40%的责任,即49474.3元;又因李某为电力公司职员,被告电力公司没有尽到安全用电教育义务,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王某要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理由不充分,不予支持;供电公司辩称本次事故与其无关的理由成立,予以采信;李某辩称其为电力公司的雇员,给王某造成的损失均应由电力公司承担赔偿责任。但因李某在用电过程中存在过错,对其主张,本院不予采纳;电力公司辩称李某的行为非职务行为,因其没有提供相关证据印证,不予采信。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三条、第十五条第一款(六)项、第十六条、第二十六条、第三十四条、第六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李某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王某49474.30元,被告电力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二、供电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三、驳回原告王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原告王某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称:1、一审认定事实错误。王某并未擅自触摸电线。事故系因李某未按用电安全标准操作造成。2、一审法院划分责任比例不当,王某不应承担任何责任。李某将通电电线放在地上,未设置任何防护措施,亦未设置明显警示标志,更未安排人员沿线看守,违反电力操作规程,将周边置于高度危险状态,李某作为电力公司的专业人员,主观上有明显过错,应承担全部责任。3、一审判定供电公司不承担责任不当。该公司作为供电的主体,应确保电力线路的安全。供电公司与电力公司属内部法律关系,应对外一并承担连带责任。4、一审判决未支持王某精神损害抚慰金错误。王某被高压电线灼成重伤,身体及心理受到极大伤害,应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5、王某不应负担一审诉讼费。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请求依法改判。
   供电公司二审答辩称: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王某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应依法驳回上诉。1、一审判决供电公司不承担责任完全正确。一审查明王某系擅自触摸电线而致伤,且涉案电线系案外人赵某家电线,产权所有人并非供电公司。供电公司与电力公司系两个独立的主体,电力公司与王某均认可李某系电力公司的职工,王某主张供电公司与电力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依法无据。2、王某称被高压电击伤亦与事实不符,涉案线路为380伏电,并非高压电。3、一审划分责任比例正确。
电力公司二审答辩称:李某系电力公司招聘职工,具有上岗资质和上岗证,工资亦由电力公司发放。但王某的受伤,是被告李某的个人行为,与电力公司无关。
    被告李某二审未作答辩。
    本案当事人二审所举证据与一审相同,质证意见也同于一审,认证意见与一审一致。
    经二审审理查明:对一审查明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二审认为:归纳当事人的举证、质证及诉辩意见,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是:1、一审划分责任比例是否适当及未支持王某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是否正确;2、王某的损失应如何承担。
  (一)关于一审划分责任比例是否适当及未支持王某精神损害抚慰金是否正确的问题
李某作为电力公司的员工,常年从事电力作业,应当对其所从事工作的危险性及工作周边环境有明确的认识,其将通电线路置于地面却不加任何防护和警示,对王某的损害后果应当承担相应责任;王某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未能预见涉案电线的危险性,擅自触摸电线,未对其自身尽到应有的安全注意义务,对其损害后果亦应承担责任。一审判决结合事实情况,划分责任比例适当,本院予以维持。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的规定,受害人对损害事实和损害后果的发生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其过错程度减轻或者免除侵权人的精神损害赔偿责任。因王某在本次事故中负主要责任,一审判决不予支持其精神损害抚慰金符合法律规定。综上,王某上诉提出一审划分责任比例不当及应支持其精神损害抚慰金的理由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不予采纳。
  (二)关于供电公司应否对王桂兰的损害后果承担责任的问题
本案中,供电公司与电力公司系两个独立的法律主体,王某未提供有效证据证明两主体之间存在内部法律关系,且王某、供电公司、电力公司均认可涉案电线已接好,备案外人赵某打地坪所用,涉案事故的发生缺乏与供电公司的关联性,故王某上诉提出供电公司应对其损失承担连带责任的理由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不予采纳。
综上,上诉人王某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予以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四、法官后语
    触电人身损害赔偿案件时有发生。审理此类案件时应着重把握以下三个方面的问题:(一)归责原则 。本案中法官必须审查是否非高压触电。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已经明确一千伏以上的输电线路为高压电线,一千伏以下的为非高压线路。两类输电线路致人伤害时,适用不同的归责原则。非高压线路触电案件,一般应适用过错责任原则,而高压线路触电案件则适用无过错责任原则。本案中的触电线路为非高压线路,应适用过错责任原则。原告王桂兰的伤是因触摸低压电线意外触电引起的,被告对触电事实的发生及造成的后果无异议,从而确定了行为人的责任范围。(二)责任分配。本案中原、被告双方均无证据证明事故发生的过程中,供电公司有过错,因此,供电公司不应承担责任。而被告李某为直接责任人,其线路的设置,使用,均是其所为,且被告李某常年从事电力作业,应当对其所从事工作的危险性及工作周边的环境有明确的认识,其将存在安全隐串的通电线路置于地面,却不加任何防护和警示标志,对原告王某的损害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而电力公司作为李某的用人单位,因其未尽到管理及安全教育义务,亦存在一定的过错,应承担相应的责任。原告王某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当预见而未能预到触摸落地线路的危险性,擅自触摸落地电线,对自身未尽的安全注意义务,对其损失,应承担主要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六条规定,“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三)赔偿的范围及标准。应参照安徽省农村居民上一年度人均收入标准及相关法律、法规规定,计算赔偿数额后,由受害人及责任人按责任划分,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