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萧县法院祝全县人民新春快乐
 

离婚案件夫妻共同债务认定【刘欣 陆波】

发布日期:2016-5-5   浏览:3977   字号:

                               离婚纠纷案件中
                  夫妻共同债务证据的审查与认定

 

萧县人民法院   刘 欣   陆 波
 

 

       在审理离婚纠纷案件时,夫妻共同债务证据的审查与认定为难点。对该类证据的审查与认定,法官的自由裁量权较大;当事人又存在着多分夫妻共同财产或将债务分配给配偶的心理。特别是夫妻一方恶意举债,虚构债务证据或非法债务,夫妻另一方却要共同偿还,不仅给另一方造成损害,法律的公平正义也难以体现。因此,审查好夫妻共同债务,准确认定夫妻存续期间的共同债务尤为重要。
       夫妻共同债务的表现形式主要是借条及证人出庭作证的证词,而借条和证人出庭作证的证词表面上又相互吻合,且存在夫妻双方均以同样的形式和方法举证,真伪难辩,如不能准确认定,就会给一方当事人造成大的经济损失。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六十五条规定:“审判人员对单一证据可以从下列方面进行审核认定:(一),证据是否原件、原物,复印件、复制品与原件、原物是否相符;(二),证据和本案事实是否相关;(三),证据的形式、来源是否符合法律规定;(四)证人或者提供证据的人与当事人有无利害关系。”这就要求审判人员应从各证据与案件事实的关联程度,各证据之间的联系等方面进行细致、客观的综合审查判断。当事人提供的借条多载明借款人,出借人是谁及立据时间,一般不载明借款用途,还款时间等。以原告王某诉被告李某离婚纠纷一案为例,因原告王某在外打工三年,由被告李某在家操持家务并带子女读书(子读初二,女读小学四年级),原告王某每月向家里汇款2000元作为家庭日常生活开支。因长期分居,导致夫妻感情淡化致感情破裂。原告王某提出离婚,抚养一子,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楼房六间及院落等。被告李某同意离婚,但前提是应由原告王某共同承担夫妻共同债务27万元。被告李某举出五份借条加以证明,并由出借人出庭作证。原告王某亦举出一份4万元的借条,作为夫妻共同债务。庭审质证时,原告王某对被告李某所举借条中的3万元予以认可,其余24万元以不知道有该笔借款,亦不知该笔借款用于何处为由予以否认。被告李某亦对原告王某所举证据4万元借条提出异议,认为原告单身一人在外地打工,月工资4000余元,根本不需要借款。在审查该组证据时,法官首先自觉约束了自由裁量权。认真审查后发现,被告李爱侠所举24万元的借条中,笔迹均出自一人所写,且形式雷同,明显表现出证据的形式不合法。在证人出庭作证时,经过证人的陈述及对证人的质询,审查出该组证人均和被告李某有亲属关系。虽然原告王某举不出被告李某没有借款24万元的证据,但法官没有随意使用自由裁量权予以认定,而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七条的规定(人民法院有权向有关单位和个人调查取证,有关单位和个人不得拒绝。),庭后深入到被告李某处进行调查询访,发现被告在家近三年里没有添置贵重家用品,也没有修缮房屋,母子三人身体均健康,便询问被告李某、出借人及证人,24万元的借款用在何处?经过细致的调查,被告李某才表达出真实意思,怀疑丈夫在外打工有外遇,为阻止原告达到离婚的目的,故意将24万元的债务分配给原告。至此,被告所举24万元的证据不具备真实性,法官不予认定。而原告所举4万元的借条,因其在外打工时有重大疾病,并辅以病案,医疗费票据及用药清单等印证,法官对原告所举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及与本案的关联性予以认定。后经调解,原、被告之间达成了离婚协议。由此看来,审查夫妻存续期间的共同债务,要全面细致,严格依据相关法律规定,并辅之以实际调查,才能理清借款的真实性,作出合情、合理、合法的认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四十七条规定:“离婚时,一方隐藏、转移、变卖、损毁夫妻共同财产,或伪造债务企图侵占另一方财产的,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对隐藏、转移、变卖、毁损夫妻共同财产或者伪造债务的一方,可以少分或者不分”。该规定突出了对恶意举债方的惩罚,更好地保障无恶意方的合法权益,为维护公平公正的社会秩序发挥着积极作用。但要达到上述目的,需要法官在审查和认定证据上狠下功夫。